首页 > 食品饮品 > 东北人白雪覆盖的豆瓣酱是一部浪漫消亡的历史

东北人白雪覆盖的豆瓣酱是一部浪漫消亡的历史

[导读]:“桌上有丫头,给丫头整个雪绵豆沙!”小编这句话太有生活感了,一下让我回到了小时候,印象中吃这道菜的次数绝对超不过一个巴掌,但每次吃前都是伴着这句开场白的,反倒是随...

东北人白雪覆盖的豆瓣酱是一部浪漫消亡的历史

        “桌上有丫头,给丫头整个雪绵豆沙!”小编这句话太有生活感了,一下让我回到了小时候,印象中吃这道菜的次数绝对超不过一个巴掌,但每次吃前都是伴着这句开场白的,反倒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个待遇渐渐被女士菜所代替并没有,长春好多饭店都有这道菜,反正去年出去聚餐十次有八次点这个菜,长春叫雪衣豆沙。沈阳去年也聚了几次,在五六个饭店都吃到这个菜,沈阳叫雪绵豆沙,其实都吃个童年回忆吧,每次都忍不住点,每次都剩下[捂脸][捂脸]从前在饭店经历过学徒到改刀,那时一个蛋苞呼,要俩三个人才能完成,:第一轮抽过,就感觉手臂酸麻痛了,第二轮以后就是强撑着,这个菜往往是饭口最后一个菜,师傅做完就下灶台了,看见还有剩余蛋苞呼赶紧团了两个豆沙球,学着师傅往锅里下,调皮是就找块熟肉切个夹心,夹上辣根往锅里下,然后骗没看见的小朋友吃,哈哈哈哈哈在纽约flushing的一家东北菜馆吃过几次,第一次有个从加拿大和外州来的朋友,让老板看了护照才给做的[笑哭]第二次朋友也是从外州来,老公是东北的,同行的还有朋友婆婆,她婆婆说在沈阳都吃不上这个了,这家做的就是老味道。我上大三的时候给一个学跳舞的小姑娘当家教,暑假时偶尔会住她家里。有一天这个小姑娘说要给我做一道菜,让我打蛋,我的胳膊都快断了也没能把蛋清打发成她要求的程度,后来她怎么做的我都忘记了,只记得她妈妈回家后很幽怨的说没给她做过任何菜。

        哈哈!所以对雪绵豆沙记忆深刻,现在有时候带老公孩子去东北饭店都要看看有没有这个菜,不过我最爱的东北菜是锅包肉和汲菜粉儿。文章写的生动活泼,笑出啦眼泪。今年家里来了一个亲属新婚妻子是江苏南方小妞儿,新媳妇辈分小典型南方小姑娘不善言谈温柔可人,面对一桌子长辈哥哥姐姐们,她唯一的一句话让一家子人都乐啦,当请客主人点完菜,她小声嘟囔一句我想吃雪衣豆沙。大家立刻明白啦,这是来东北以前做了攻略嗯啊[赞]本人东北厨师,二十五年前单位开了一家酒店,生意火爆。当时雪绵豆沙正流行,桌桌必点,每盘十二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服务员都是才步入社会小女孩,嘴馋,常常在上菜时偷吃一两个。不忍发火每盘改成十三四个,一次服务员刚端走没一会儿,又拿着空盘子回来说“师傅,再炸一盘”当时我也楞了,不可能啊楼上的包间那么远,你都没走到啊!小姑娘红着脸说走廊上遇见的服务员一人两三个,半道儿就没了!我听了真是哭笑不得!我记得还有一道菜叫飞鸿金糕,用山楂糕切片,挂打发的鸡蛋清,然后一片片过油炸,在国营饭店,厨师和餐厅管理员都是正式职工,有一段时间互相不对付,结果一个大型会议二十多桌,食堂管理员开了一个菜单,里面就有飞鸿金糕,厨师和他徒弟一边炸一边骂街。[捂脸]80/90年代叫美丽豆沙 美丽豆沙、锅包肉和拔丝地瓜是深受女人和儿童喜爱的三道菜。有一次在某时尚串店发现菜谱角落里居然有这个!管他做的好不好,果断点一盘!上菜后周围桌纷纷跟点了五六份[呲牙]不一会就感觉到厨房方向渗过来阵阵杀意,服务员看我的眼神也有点不对劲[我想静静][我想静静]非常好吃的一道菜,雪白雪白的,绵软可口,所以叫雪绵豆沙!自己还亲自做过,打蛋打到胳膊发酸,特别卖力气做的,结果太不尽人意![捂脸]这个好吃??我去东北饭馆就一定点这个。可惜经常去的那家关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没有卖这个我是80后的,小时候过年,家里做过这道菜,打蛋液是相当的费工夫啊[捂脸] 后来就很少吃了印象中,它就叫美丽豆沙,去饭馆子会点给孩子和女人吃。真的很喜欢吃啊,可惜现在吃不到了,2016年在沈阳的夜市吃到过一回。我好想吃这个,这个不好做好多饭店都没有。北京的吉林驻京办的饭店就有这道菜作为辽宁人,是在某个采访福原爱的节目里第一次听说这道菜~我最开始以为就是磨叽(东北的一个小吃,年糕和豆沙加上白粉,粘粘糯糯的)今天开眼了,知道了雪绵豆沙到底是啥了。谢谢小编~沈阳叫雪绵豆沙,长春叫雪衣豆沙,黑龙江人学会了回去起了个不着调的名字;美丽豆沙,呵呵??特别爱吃小时候 去饭店爸妈和亲朋总喜欢给我点这个菜 好好吃的口感 长大了真的再就没吃过了 怀念想起来王志采访福原爱,问福原爱最爱吃什么菜,福原爱一口东北话说雪绵豆沙啊,王志一脸懵逼,什么什么?福原爱问你居然没吃过?老好吃了二十多年前吧大概,我印象里辽宁这边上饭店,只要有女士,雪绵豆沙几乎是必点菜。有时候我会假装是给女士点,其实我是真喜欢吃啊,吃的比谁都多[捂脸]祸害厨师第一道菜:《雪绵豆沙》;第二道菜《拔丝白果》;第三道菜《锅包肉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客人只点这三个菜,厨师差不多要提刀看看你!这个菜饭馆你是吃不到了,幸好我十几岁学厨师的时候特别研究过这道菜,今年三十我还做了呢……棒棒哒![呲牙][呲牙]东北酒席最主打的菜应该是鱼,最常听到主宾点菜时大声道:“得研究个鱼啊”[捂脸]小时候吃过一次终身难忘,真的好吃。去年在浙江吃了一次,完全无法下咽。之前沈阳的国华烤肉有这个雪绵豆沙,不知道现在还有吗,好久没去了,他家挺不错有次老婆说想吃豆包,就去超市买了好几个,结果被数落半天说我没买对,心里特别气明明买对了,原来东北的豆包和我们说的豆包不一样,还有柿子 都快把我弄晕了[捂脸]去过一个饭店,点的这个菜,愣是特么给我做成豆包了,然后还理直气壮的告诉我,这菜就是这个样。就不说饭店啥名了[捂脸]这文章写得好!有意境,有文字功底,有文化底蕴,更重要的是,看完有想去当地品品的冲动。小时候吃过一次就再也没见过 前年在长春的九段烧吃了一次 太好吃了 我本来就爱吃豆沙今年37岁了,小时候吃过,后来在吃过是前几年在光谷大街的大秦瓦罐,再就是长春市老城区那边的老字号的饭馆里有,比如春发合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【集好品】_好品推荐,好品排行榜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ihaopin.com/spyp/1589.html
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